蕉梦

—— 蕉梦记(二十七)跨凤乘鸾

大婚之前,小墨曾亲往国公府安排照料入宫事宜,事事妥帖,样样周到,关怀他这位未来的中宫可称无微不至。他当时心下颇不过意,半开玩笑的问墨良人可有何赏赐想求?

谁知小墨当即认真拜倒,行了大礼,说一切金珠宝玉尽皆不要,只有一桩事儿相求。

我的子博地址

虽然不能每条必回,但我很喜欢看大家的评论的,感谢经常给评论的几位读者,比心。

—— 蕉梦记(二十六)断袖

在京城的公子圈内,赭杉军的脾气好一向是出名的。

他面如满月,身若青松,皎皎正气似常萦身,在那帮精通吃喝玩乐的公子哥当中,颇显格格不入。要不是贵重的出身,有国公府的门第压着,早会被讥笑透了。即便这样,他仍然被暗暗地起了个诨名叫红木君。昭而显之,乃是一段神木的意思。 

我的子博地址

—— 蕉梦记(二十五)高桌子低板凳都是木头

只听得耳边赭杉军的脚步声一步一步,沉稳而有力的踏近前来,离着柜橱的方向越来越近。紫荆衣在这一瞬间已转了七八个念头,他与赭杉军并不熟识,所谓见过,也只是昔日同金鎏影春日行猎时远远见过一面。双方都是大家公子,从人如云,只依稀见到他眉目端正清俊,一派严肃,却也并未多留过心。寻思:赭杉军出身国公府,武功自然是有的,但不知是花拳绣腿还是真功夫?

我的子博地址

—— 蕉梦记(二十四)慌不择路

紫荆衣一路下山,纵高跃低,身法轻灵若猿,他于轻功上有独到造诣,又借古刹中的参天古木掩盖身形,那些大内禁军哪里窥得到他半片衣襟,疾行了半个时辰,顺利无比的就到了山道中央。

万没想到前路竟一大片乌压压的将士,白茫茫的连营,松明火把绵延数里,人人披甲执锐,阵仗非凡。紫荆衣一望那最里面被重重锦围拦起来的明黄色大营,便知是皇帝所用,再也不会有别个,这一来倒是出乎意料,未料苍竟露宿于此。寻思:皇帝不好好回宫,在这幕天席地的做什么?莫非是出了什么事?

我的子博地址 

—— 蕉梦记(二十三)花明月暗笼轻雾

九方墀赶到云林寺的时候,天色已经朦朦胧胧的亮了起来。

就着熹微的天光,一路行来,很容易的就发现了花圃外面东倒西歪如喝醉了酒般的侍卫。

我的子博地址

备注:在十五回苍皇就令小九前去探查,这章小九也该出来了.

—— 关于金鎏影的碎碎念之三

1,苍皇后宫妃子不多的问题

这个人数当然是要严格控制的,毕竟一个萝卜一个坑。苍皇登基时间不长,如果选纳很多佳丽的话会被言官参的.也会被老百姓骂的。况且不久的将来还会有人向他提亲。

作为玄宗四奇中唯一一个没入皇帝后宫的,小紫你一定要坚持住啊。

2,小伙伴们都说小金的颜好,我也同感。但私心觉得除了刷脸之外他还有另一项技能,就是嘴甜。

来看他在剧中的表现吧。

NO1,

神秘蒙面人再上魔界 

任沉浮:有请女后

蒙面人:虽是转入暗处,九祸魔君麟采不减

九祸:让吾亲眼一睹公法庭之威,使吾损失惨重、大将惨亡、爱将被擒,你!胆敢再来! 

蒙面人:魔君之怒,吾亦感同身受。...

—— 蕉梦记(二十二)反正我从来不值得你信任

狻猊香炉散发出袅袅青烟,自紫荆衣眼中看去.模糊了金鎏影那张漂亮的脸。
只有他手指上缓慢滴落的血珠来得备加清晰,触目惊心。

这屋子里明明该是暖意如春的,紫荆衣心下却是冰凉一片。

我的子博地址 

凡是追过我文,点过热度或推荐的,我会把密码私信告知.

如果没点过的,想看点个红心跟我要密码也行.

不用在我子博下点任何,就点在这里,有评论也写在这边,还和以前一样.

—— 蕉梦记(二十一)易求无价宝

墨尘音偶尔会想起入宫以前的事。

那是他还在做扬州太守府公子的时节,暮春之时,草长莺飞,他与小紫一人出一锭金子包了艘巨大的画舫,两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浑然不知要省俭,船上穹篷六柱的气派把整个扬州城的士绅都比了下去。那时泛舟湖上,把酒临风,看那春水如绸,远山如眉,暖风熏得游人醉,山水如一幅浅淡得宜的水墨画一般从眼前逶迆展开,以为余生便是这样任情恣意,诗酒风流的度过了,怎想到日后的波诡云谲。

以下见子博.我的子博地址 

凡是追过我文,点过热度或推荐的,我会把密码私信告知.

如果没点过的,想看点个红心跟我要密码也行.

不用在我子博下点任何,就点在这里,有评论也写在这边,还和以前一样.

没有别...

—— 文的一点小补充

玄宗六弦四奇,已出场人物表:

六弦之首 苍 第一回出场 选秀

倚天披瑟 翠山行 第二回出场 沏茶

三弦道心 赤云染 未出场 二十回提及

奉弦归一 白雪飘 二十回出场 探翠

伏琴太一 黄商子 二十回出场 报信

捻筝玄道 九方墀 十四回出场 领命

四奇

奇峰道眉 赭杉军 第三回出场 立后

金鎏影(昭穆尊) 第一回出场 参选

紫荆衣(柳飘絮·尹秋君) 十一回出场 抢亲

拨弦道曲 墨尘音 第三回出场 结发

另附上苍皇的后宫妃阶1·0版

居然还得搞这玩意,不排除以后修改的可能性

皇后 小君 主内治 统领六宫 与皇帝敌体

三夫人(位视三公)

贵妃...

—— 蕉梦记(二十)好快活的皇帝与他另两名妃嫔各自的动向

时正夜中,翠山行派出的道扇已往皇后营帐问过了三回,非恩板着脸,答案仍然是公事公办的那句:“殿下正在休眠,谁敢前去打搅,何时醒来,吾可不知道。”最后一次,甚至还加上了一句:“翠君要见圣上,也不忙在这一时。”

道扇回来都没敢原样禀报。

原因他自然心知肚明,自坠灯之祸后圣上便闭营不出,翠君担心得眼眶都红了,几回想去探视,然而皇后一道懿旨:无吾手令,任何人不得前往御帐,硬生生的如一道铁牌般挡在了前面。

再加上宫中能与皇后争一日长短者,非翠君莫属,难怪非恩神色之间颇为不善。

见不到面,翠山行着实担忧,不知苍究竟怎么样了?他掌管内宫日久.自然了解宫中行事的法门,颇有些疑心实则是苍卧病而赭杉军担了虚...

返回顶部
©蕉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