蕉梦

—— 蕉梦记(二十一)易求无价宝

墨尘音偶尔会想起入宫以前的事。

那是他还在做扬州太守府公子的时节,暮春之时,草长莺飞,他与小紫一人出一锭金子包了艘巨大的画舫,两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浑然不知要省俭,船上穹篷六柱的气派把整个扬州城的士绅都比了下去。那时泛舟湖上,把酒临风,看那春水如绸,远山如眉,暖风熏得游人醉,山水如一幅浅淡得宜的水墨画一般从眼前逶迆展开,以为余生便是这样任情恣意,诗酒风流的度过了,怎想到日后的波诡云谲。

以下见子博.我的子博地址 

凡是追过我文,点过热度或推荐的,我会把密码私信告知.

如果没点过的,想看点个红心跟我要密码也行.

不用在我子博下点任何,就点在这里,有评论也写在这边,还和以前一样.

没有别...

—— 文的一点小补充

玄宗六弦四奇,已出场人物表:

六弦之首 苍 第一回出场 选秀

倚天披瑟 翠山行 第二回出场 沏茶

三弦道心 赤云染 未出场 二十回提及

奉弦归一 白雪飘 二十回出场 探翠

伏琴太一 黄商子 二十回出场 报信

捻筝玄道 九方墀 十四回出场 领命

四奇

奇峰道眉 赭杉军 第三回出场 立后

金鎏影(昭穆尊) 第一回出场 参选

紫荆衣(柳飘絮·尹秋君) 十一回出场 抢亲

拨弦道曲 墨尘音 第三回出场 结发

另附上苍皇的后宫妃阶1·0版

居然还得搞这玩意,不排除以后修改的可能性

皇后 小君 主内治 统领六宫 与皇帝敌体

三夫人(位视三公)

贵妃...

—— 蕉梦记(二十)好快活的皇帝与他另两名妃嫔各自的动向

时正夜中,翠山行派出的道扇已往皇后营帐问过了三回,非恩板着脸,答案仍然是公事公办的那句:“殿下正在休眠,谁敢前去打搅,何时醒来,吾可不知道。”最后一次,甚至还加上了一句:“翠君要见圣上,也不忙在这一时。”

道扇回来都没敢原样禀报。

原因他自然心知肚明,自坠灯之祸后圣上便闭营不出,翠君担心得眼眶都红了,几回想去探视,然而皇后一道懿旨:无吾手令,任何人不得前往御帐,硬生生的如一道铁牌般挡在了前面。

再加上宫中能与皇后争一日长短者,非翠君莫属,难怪非恩神色之间颇为不善。

见不到面,翠山行着实担忧,不知苍究竟怎么样了?他掌管内宫日久.自然了解宫中行事的法门,颇有些疑心实则是苍卧病而赭杉军担了虚...

—— 蕉梦记(十九)旧欢如梦


备注:关于小金不选择小紫,其实就是一件嫁进了水表圈然后初恋情人来叫你一起私奔的事.不谈地位和钱,他只是不愿意过见不得光的流亡生活,也不相信小紫能一辈子陪他过这种生活.何况如果被抓住了还要满门抄斩.

这就是一个现实的选择,跟爱不爱苍基本没关系.

另外我发现写得最顺的就是那句,翠山行秀似芝兰,金鎏影灿若玫瑰,墨尘音翩翩秀雅,赭杉军灼灼光华.松鼠苍好福气啊. 

—— 蕉梦记(十八)出妖蛾子了

紫荆衣从来不信命。

他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便是,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

他一向信奉的是,事在人为。

他也一向以为自己,天不怕地不怕。

但当他看见金鎏影面带犹疑之色在他眼前踱来踱去,秾艳的金发在额前垂下两缕,蹙着眉头的时候,他的一颗心竟不受控制般的跟着七上八下,怔忡不宁,真想临时抱佛脚把诸天菩萨都请到了,好让这木头停止转悠,乖乖的跟他走。如能达此心愿,双双离宫,他真心情愿余生都虔诚礼佛,来答谢神明成全的大恩。

忍不住又想道:那皇帝有何可留恋处?难道长得很俊么?自己相貌哪里会输给他。有皇后还纳妃子,贪多嚼不烂.既然已得了木头,却不能一心相待,而反过来看,既得了那些美人,何必又定要木头?...

—— 蕉梦记(十七)胭脂泪

金鎏影呆滞了一秒,才反应过来紫荆衣话中的全部含义。

他说要带自己走,这岂不是在谋刺皇帝的罪名之外,再加上一条诱拐皇妃?

罪上加罪,紫荆衣就有八个脑袋也不够砍的,除非把他合府上下的脑袋全捆在一起。

他情急之下,唯恐小紫不明其中厉害,忍不住出言提醒,将按在胸前的剑挪开三寸道:“汝可知吾跟汝走,汝会活不成?”顿了一顿,又道:“不如从长计议。。。”

紫荆衣气往上冲,这呆木头和他说了半天,就是没有一句准话,如今剑抵心口也还是逼不出他一句痛快话,这里是什么地方?没有那许多时间跟他耗着,不由得大声抢白道:“没有汝,吾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一言既出,石破天惊。

金鎏影登时楞了,再也想不出第二句话好...

—— 蕉梦记(十六)跟我走吧

让我们把时间倒回两个时辰之前.来看看紫公子和金侍君在和尚庙的那头都干了些什么。

一吻已毕,紫荆衣略带喘息的松开金鎏影,看到他那双漂亮的绿宝石一般的眼睛带上了三分迷蒙,越发情动。然而不知怎样突然一转念,想到如此美景皇帝岂不是也看惯了?金鎏影如今名义上可是皇家的人,眯眯眼还能对他要如何便如何。蓦地里无名火起,立觉眼前这根木头衣领束得严严实实地看起来着实讨厌,报复性的去解他的领扣。他愤懣之下用力自不会轻,金鎏影被他扯得吃痛,刚叫得一声“荆衣”,紫荆衣立马横眉怒目的喊道:“闭嘴。”于是金侍君果然乖乖闭嘴了,镂金领扣骨碌碌的滚下来,落了一地。

斜月清照,室内一地如银,紫荆衣对着面前人大敞的领口与美好...

—— 蕉梦记(十五)尚书府的家教

苍其实知道金鎏影有爱吃夜宵的习惯,且还知道他口味嗜甜,这并不难了解,偶尔几次留在他那里小酌就可以发现,但是他不想惯他这毛病。

是以每当金鎏影留宿在养心殿时,那些如数送上给万岁享用的夜宵才会原样来原样去。

因为他一向认为吃夜点不好,也不想让金鎏影产生可以予取予求的错觉。

九方墀是替天子办事办老了的,一听就知道这所谓的送夜点只是个冠冕的理由.探察有无异状才是真的。只不知这位不显山不露水的金侍君,是哪里有了错处?需要用到探察这一步。但这不是他该考虑的事,遂躬身领命。

他去之后.苍饮下秘制丸药,歇息了两个时辰,小睡片刻,脸色果然越发好看了,起身时竟瞧不出多少病容。

看看天边现出了鱼肚白,这才...

—— 蕉梦记(十四)思美人兮月苍凉

夜半,山道碧峭,行围重重,人影深深, 皇后身娇肉贵,于路受了颠簸,凤体不适,下令就地扎营,夜栖山岭之上,众御林军虽暗暗腹谤宫中贵人连这点苦都吃不得,离城路已不远,还要多宿一夜。然而懿令下达,也只能乖乖照做。

帝后各有一座明黄色的大营,另外有两座稍小些的营帐.上下拱卫,严密保护二人的安全。外头护兵来来去去的巡行,铁甲碰撞声清晰可闻。随行带的御医已进了两三次养体固元的丸药,每一次都是由皇后随侍非恩代为收下,娘娘的金面却未曾得见。

营帐之内,亦是帘幕低垂,间或有几声低低的咳嗽声传出,并不及外。

苍惨白着面色,额上全是一层一层的冷汗,身上虽只着了寝衣,那衣料也是轻软无比的,却仿佛不胜重...

—— 蕉梦记 午夜醉人的香吻

咣当一声,金鎏影手中的名贵玉杯,和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摔得粉身碎骨。

紫荆衣看着他说不出话的面容,一颗心逐渐沉了下去。

他倒并不计较金鎏影是否和人睡过,两人七岁就结识了,在他看来,金鎏影早就是他的人,这个事实,好比天经地义一样的不可更改,哪怕那时他们只能拉拉小手亲亲嘴,他也根本没怀疑过,总有一天金鎏影会占满他的全部生命,他会和他两人行到天荒地老,直到生命的尽头。在他的计划里,从来没想过有一天竟会从空降下无情剑,活拆爱侣两离分。有人能用不可抗拒的力量从他身边把这根木头夺走。

如今这般存问,只是抱了一个渺茫的希望。听闻这皇帝内宠不少,又新立了皇后,倘若金鎏影侥幸尚未侍寝,那么他便会倾尽家产,...

返回顶部
©蕉梦 | Powered by LOFTER